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6章 第 56 章(1/2)
既然穿成皇帝没事做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五十六章

  ☆·56 朕还以为房子塌了呢。

  看见宋仁杰进来, 沈十方的脸色就变得不大好看。他悄悄和朕说, 这人是附近有名的讼棍, 谁给的钱多, 就帮谁讲话,是个见人说人话, 见鬼说鬼话的家伙。

  朕听得更加好奇了, 其实朕还没怎么见过讼师呢,倒是穿越以前会有很多类似的影视题材都会涉及到讼师这个职业,而且角色定位和律师很像,有些亦正亦邪的感觉。就是不知道这个宋仁杰, 是站在谁那边了。

  不过端看他代替萧宝玉过来,成分如何不言而喻。

  果不其然,这人介绍完自己,就跑去呛谢云洲,说萧大人公务繁忙,却无端受人诬告, 而谢知县竟然在公堂之上, 直接让原告坐下, 明显就是偏袒原告。

  “谢知县若是收了人家好处,那么萧大人也不必辩驳什么, 直接喊冤认罪便可以了。”宋仁杰说的就是朕和沈十方,坐在旁边的事情。

  朕老神在在依旧坐着, 沈十方蹭地就站起来了, 支吾地说“只是谢大人体恤, 我们哪有贿赂大人。”

  宋仁杰看着沈十方站起来,脸上的表情几乎就是写着‘你急了,你急了,呵呵呵呵……’的得意样儿。

  被宋仁杰这么一说,谢云洲面儿上也挂不住,斥责宋仁杰道“信口雌黄,本官看你这讼棍便是那骗讼为生,惯会搅风搅雨地家伙。”

  说罢,宋仁杰丢下一枚筹子,对旁边的衙差说“先打十板子。”

  宋仁杰一点儿也不慌张,对谢云洲说“在下可是代表萧大人而来,对同级官员用刑,谢知县好大的官威啊。”

  三言两语过后,宋仁杰还真就巧舌如簧地掌控住节奏,谢云洲明明是主审的知县,但不擅长口舌之争,身边的赵师爷、柯文书又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家伙,眼看着谢知县就入了宋仁杰的逻辑圈套,拉都拉不起来的那种。

  朕心里头默默地同情起谢云洲他爹,怪不得谢归之不愿意让谢云洲到京城啊。

  这儿子也太容易被带歪了。

  要是谢云洲被搅合到京城的风波之中,别是还要给他人数钱。

  “这等凭空诬告朝廷官员,蓄意挑拨您和萧大人关系之人,还请知县大人快快收押他们二人,好好审问,莫不是那北境草原人的间谍!”

  “端看这小秀才现在都不起身,便知他是如何藐视大齐律法尊卑,还请谢大人主持公道啊!”

  听完宋仁杰的话,朕不由得佩服他,这异想天开、脑洞大开的行为,还真是厉害了。一看就没少干损事儿,八成能和熠皇叔做个知己好友。

  给你点个赞。

  看看谢云洲好好一个俊美郎君,被宋仁杰的话激得是花容失色,手里擦汗的布子就没放下过。

  哦,也可能是现在这江南的天气太热了,谢云洲纯粹是被热的。

  谢云洲被宋仁杰怼得无奈,看向朕之后目光中透着紧张。

  朕叹口气,不忍心让朕钦点地谢探花被人欺负,便对宋仁杰说“不知道宋状师公堂之上对朝廷官员大呼小叫,臆测受贿,又是应该受什么惩罚呢?”

  宋仁杰被朕这么一噎,顿住片刻。

  “浮县县令萧宝玉一干人等违背律法,开设人口买卖黑市,同时奴役数百人进矿洞采矿,已查清致死人数为一百二十三人。你若是问证据,我本人便是被拐过,亲眼见了那人口买卖的地方。”

  说完朕没看谢云洲惊恐地眼神,而是从右边袖子里拿出一份卖身契纸,对宋仁杰说“说来也巧,这份契纸最后的卖方,便是留县正泰源商行的东家唐老三。”

  这东西是拍卖会上签了字又摁过手印的东西,卖方写着唐威的名字,只不过因为拍卖会被沈十方他们中断,买方的名字没来得及写上去。

  这东西还是戚风找给朕的来着。

  宋仁杰心中觉得不妙,想抢过契纸看看,却被沈十方给拦在前头。

  朕把契纸放在谢云洲的案前,继续说“唐老三有个结拜大哥,名叫郑行嘉,这位郑行嘉才是正泰源真正地东家。郑行嘉有个亲兄弟,名叫郑明嘉,正是留县的县令。”

  宋仁杰眼看抢不过沈十方,直接开口打断朕的话。

  “你这契纸,只能说明留县的问题,与浮县萧大人有何干系?”

  朕朝着宋仁杰笑笑,觉得这人真会捧哏,要是没有他在这里提问,朕直接提浮县的事情还怪尴尬的。

  好感度 1。

  哦,宋仁杰大概也不需要朕对他提升好感度。

  毕竟今天他没办法解决掉朕,要是回去浮县,指不定会被萧宝玉怎么对付呢。

  朕继续从左边袖子里拿出另一份材料,对宋仁杰说“留县明溪镇有一个牙行,牙行背后的大东家浮县的县令萧宝玉,二东家嘛,正是留县的县令郑明嘉。这是萧大人和郑大人合伙做生意的账册,这牙行生意,可真是赚钱啊。”

  牙行的账册也是戚风顺出来的,王喜福这些天别的事儿没干,光帮忙给朕造假了。毕竟拿出来以后,要想不被他们发现,肯定得放一本差不多的回去。

  谢云洲拿着账册翻了翻,他是世家出来的全能型人才,又是做过实事的,看个账册自然是小意思,很快就能看出里头的门道。

  这本账册是萧宝玉和郑明嘉两个人‘洗钱’的账本,而且还记录了郑明嘉给萧宝玉送人过去的数目。朕估计这是郑明嘉替萧宝玉办事儿留下的后手,不过这后手直接被朕亮出来,也不知道郑明嘉高不高兴。

  反正朕挺开心的。

  当然,朕一样样拿出来的证据,其实和沈十方他们正义盟调查的不一样。之所以不拿出来,一来萧宝玉不在场,那些证据若是被萧宝玉查出端倪,恐怕正义盟在矿场卧底的人会有危险;二来嘛,朕想看看谢云洲知道朕被拐卖过是什么表情。

  嗯,反正谢云洲表情极大地愉悦了朕。

  朕心甚慰。

  朕又抬手,宋仁杰以为朕还要拿什么,慌里慌张的要来抓朕,这时候谢云洲惊恐地回过神来,当即便扣下了宋仁杰,顺便连同赵师爷和柯文书一起,有一个算一个都押入锦县大牢。

  “待萧宝玉一干人等到齐,本官再做定夺。”谢云洲说完,指挥了几个衙差,各自去浮县、留县拿人。接着拍下惊堂木,转身下了座位,从清正廉洁地匾额之下走出,站在朕面前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  犹豫半晌,终于是支吾地问出口“你,你是真的被人拐了?”

  谢云洲这个问题,还真,意料之外。

  哪怕你来问朕怎么下江南,朕都觉得正常,怎么关心起这事儿。

  “是啊。还是沈叔救得我。”朕看看大堂还是人多,便用目光示意谢云洲,找个没人的地方再说。

  谢云洲点头会意,要带朕回他在锦县的住处。

  不过沈十方却被拦在外头,沈十方有点不放心,朕悄悄和沈十方说“我早先儿就认识谢大人,当年谢大人和我哥哥一起读书来着。”

  沈十方听了这话,做恍然大悟状,难怪谢云洲这么照顾孟小五。

  其实,这话也不算骗沈十方,当年谢云洲的确和大皇兄关系不错来着,不过朕和谢云洲年纪差的大,两人就不怎么熟。

  沈十方看着朕和谢云洲进了衙门里头,说他在外头等朕出来,一起回去。

  等朕?

  “对啊,小五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。”沈十方回答的理所当然。

  “嗷,好。”

  朕点点头,跟着谢云洲走路的步子都轻快了点。

  好像已经好久好久,都没人跟朕说,他会等朕了,也好久没人这么直白的关心过朕了。

  太后娘娘那种,唉。

  好像很久以前,朕就得自己做很多决定,自己保护自己来着了呢。

  救命恩人真是个好人。

  朕跟着谢云洲到了他的住处——

  府衙后头的一处小院儿,朕昨晚上就来过,屋顶的瓦片儿还被朕掀起来过,现在站在书房当中,感觉还真不一样。

  屋里就朕和谢云洲,不等朕找个座儿坐好,谢云洲便是要对朕行礼。

  “微臣谢云洲,见过陛下!先前在公堂之上,实在不方便。”先前在大堂上,谢云洲始终心神不宁,此时跪完,这心才算是落了地。

  “起来吧,在外头不用怎么拘束。”朕看了看谢云洲的书房,和朕的书房真是一点也不像,都不放小零食和话本子的。和谢云洲相处,说来也怪尴尬的,不过做大齐的皇帝陛下嘛,尴尬习惯了。

  朕自己起话头“谢卿在锦县做官可习惯?”

  谢云洲想了想才回答“初到锦县,各方都不太熟悉,还有很多事情没理清楚。不过这些天已经有些成效了,先前微臣去县里一些地方看过,锦县这里的土壤平坦,有大块儿的肥沃之地,于是放弃了不少小丘陵,若是能效仿蜀地做梯田……”

  谢云洲说起种地的事情滔滔不绝,朕听他在这儿说,仿佛看见无数大饼在飘。

  这位谢探花还真是人不可貌相,竟然真是个爱种地的,都要熬夜处理公文了,竟然还能抽出空闲去走访下头。

  不过貌相不貌相也不重要,朕能有这样的官员,大齐有这样的官员,某种角度来说,也是种幸运。不知道当初谢云洲和大皇兄,是不是也是这样相处——

  兴许谢云洲还畅想过大皇兄当政以后,他要怎么做官辅政吧。

  朕想大皇兄想得出神,谢云洲说着,发现朕半晌没有应声,尴尬笑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