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7章 第 57 章(1/2)
既然穿成皇帝没事做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五十七章

  ☆·57 江南套路深, 朕要回京城

  谢云洲收到了陆衡的信。

  信中陆衡让谢云洲不要声张, 这谢云洲便还真就实诚地什么也不说,只给朕看了刘冰尧的信。若不是朕今天明显跟他生了气, 谢云洲这人恐怕还能继续老神在在地继续等陆衡过来再说呢。

  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。

  哦, 谢云洲也不能算是完全地老神在在,他不是着急忙火地请朕吃饭呢嘛。这是想借吃饭之名, 帮陆衡说点好话?

  朕琢磨着谢云洲八成就是这么个意思。朕不由得同情了朕自己,怎么就有这么个臣子呢?

  不过陆谢是真的。

  “陛下, 微臣相信陆衡, 绝对不是那种会危害百姓, 为祸社稷的人。”谢云洲在朕面前替陆衡作保, 说这事情绝对是有天大的误会,还请皇帝陛下不要怪罪。

  朕看着谢云洲笑笑,问他“你凭什么替陆衡作保?若他真是那心思恶毒之人,你们谢家满门来赔那些被拐的百姓性命吗?”

  浮县那矿场不知道运转了多少年,只是开始查起便有一百多人死去……

  真的就是沈十方他们说的,多耽搁一天, 就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死去。而此时萧宝玉也知道了矿场里头恐怕是有内鬼的,万一查出来, 将来谁来替正义盟死去的人伸冤?

  谢云洲被朕问的愣住, 讷讷回答“再等两天, 若是他还不来, 微臣以死谢罪, 还请皇上不要牵连谢家。”

  谢云洲说着就想下跪, 顺便还表了忠心。按照一般套路,皇帝这时候都会放过表了忠心的人,说不必如此什么的。

  但朕是那一般的皇帝吗?

  朕想了想,唤来戚风,让谢云洲给朕写个字据。

  对谢云洲说“朕给你三日,快些让陆衡、刘冰尧给朕滚来锦县。若是三日未到,你便自裁谢罪,你若是自己下不去手,朕便让人送你一程。这字据朕替你收着,回头谢大学士找朕要人,朕也好有个说法。”

  谢云洲脸上写着震惊……

  呵,以为朕真不敢让他死呢,天真。

  有这么一逼,第二天傍晚,谢云洲便悄默声地找人来喊朕过去谈事情。等朕一到,刘冰尧、陆衡和谢云洲三个齐刷刷地行礼,朕点点头,找了个地儿坐好。

  看刘冰尧和陆衡风尘仆仆的样子,显然是一到府衙,谢云洲便派人去找朕了,一分钟都没敢耽搁。

  “说吧,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”

  朕坐在椅子上,没让他们坐,更没让他们起来。在场官位和年纪最大的刘冰尧不敢起来,陆衡和谢云洲便只能一同跪着。

  这是朕第二次见刘冰尧,距离上次京城相见,刘冰尧明显瘦了一圈儿,额上白发也多了不少,整体来看头发也稀疏不少。想来是这些日子非常辛苦,修堤筑渠有他功劳一件,但这也不是他与萧宝玉狼狈为奸的理由。

  朕心里面想着若是刘冰尧没有回答满意,要怎么料理了他,没想到开口的却是陆衡。

  “陛下,臣等所作所为,皆是为了大齐的安危啊!”陆衡这一开腔,朕还以为是什么文渊阁的老臣跑出来了呢。

  朕没吱声,就这么冷冷地看着陆衡“……”

  陆衡还想说点什么打官腔的场面话,但是却被刘冰尧和谢云洲拉住了。刘冰尧不是走正经科举出身的官员,谢云洲也不是什么寻常官员,他俩都不太能做得来这套。朕也不爱听这腔调,陆衡一个人戏精程度还不够,他的戏便没唱起来。

  最后是陆衡、刘冰尧两人一人一句的给朕解释了来龙去脉。

  不过解释之前,陆衡还是先跟朕卖了个惨。

  说刘冰尧他俩自打火速被派往江南修渠之后,过得那叫一个艰难,走哪儿都没人搭理。还是远在京城的谢云洲知道这事儿以后,让他俩到乔县衙门领了几个衙役,才展开了测算的工作。

  谢云洲在乔县做官做得不错,虽然他回京述职了,但乔县衙门上下都还算卖谢云洲面子,刘冰尧他俩领来的人,听到他们是要修堤筑渠,为百姓做事儿,也非常配合。

  总归修渠的事情还算顺利,但是进展到浮县地界儿的时候,这事儿就变得诡异起来。

  其他各县征用劳动力,不管是先前测量,还是后来的修筑防洪渠。别管衙门配不配合,只要他们提了用工价格,就有不少想赚点劳力钱的百姓前来报名。

  但这浮县偏偏不一样。

  浮县怎么招都招不够人,刘冰尧和萧宝玉扯皮,萧宝玉理都不理。

  后来还是陆衡过去跟萧宝玉吃了几场酒,萧宝玉实在是磨不开京里来的官员面子,才稍微从他手中调出来一些壮劳力,勉勉强强地把修渠的事情做完。

  听他们说到这事儿,朕倒是把事情对上了,早先时候不就有江南的县令上书,说刘冰尧他们耽误春耕来着。还告了刘冰尧他们一状,于是王瑾被朕派来江南调查这事来着。

  “王御史便是为这事儿,到了江南的。”刘冰尧当然知道自己被弹劾的事情,御史大夫王瑾下来调查,刘冰尧自认清白,就由着王瑾去调查了。

  刘冰尧十分配合,问完话以后王瑾说要自己走访各处,刘冰尧手头也有不少事情,两人便分开了。

  只有陆衡还偶尔和王瑾有书信往来,知晓王瑾走到哪里。

  “大约是快两个月前,臣收到王御史说他在浮县有些发现,具体什么王御史没说,后来臣再给王御史送信,便是石沉大海。臣真正觉察出不对劲,是偶然发现陛下在给刘大人的折子里夹着的字条。”

  陆衡有点讪讪,他说“臣赶在刘大人看见之前,把字条取走了,暗地里找了人去浮县调查,接着就发现这浮县果然是有问题的……”

  刘冰尧听着这话,奇怪的问“什么字条。”

  朕笑笑没有回答,而是问陆衡,为什么拿走。

  “当时赈灾事情繁多,刘大人已经发着烧连续工作三天三夜都没合眼了,若是他知道王御史的事情,绝对是要查的。臣怕刘大人直接猝死了。”

  陆衡说完,同情地看了一眼刘冰尧额上稀疏不少的头发,朝朕跪的笔挺,一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——

  “王御史的事情微臣已经暗中调查出眉目了,王御史当时大约是查到了萧宝玉的什么关键性的证据,萧宝玉他已经将王御史扣下,至少有一个月了!”

  朕看陆衡这么艰难的说完,又看看谢云洲的表情。

  忽然明白过来,合着这谢云洲没告诉陆衡,朕已经看了他俩的书信,早就知道萧宝玉把王瑾给扣下的事情了啊。合着陆衡把这事儿当成了大秘密,就连跟朕说都要犹豫再三,下定决心;结果告诉谢云洲的时候,直接是一封书信,什么都说了。

  陆谢是真的。

  朕觉着等会儿还可以把谢云洲给朕签的字据拿出来,让陆衡看看谢云洲为他做了什么。

  嘿,想想都,刺激。

  回头不知道戚风愿不愿意带着朕听墙角,朕自己爬府衙屋顶还是有点难度的。

  陆衡说完王瑾被扣押的事情,朕就跟他说,谢云洲早就把你俩的书信拿给朕看过了,所以王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为什么不让谢云洲审案。

  陆衡听到这话,当场石化,看着谢云洲欲言又止、欲止又言“臣,臣是觉得,谢云洲他,他不适合卷到这场风波中来。”

  谢云洲在旁边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

  今天是陆谢发糖日吗?

  你俩是什么神仙感情,一个愿意为了对方死,一个怕对方牵扯到风波中,特意写信叮嘱。

  行吧,看在陆谢是真的份儿上,朕不追究责任。不过——

  “萧宝玉扣下了王瑾,有错在先,你还觉得谢云洲审案会牵扯到风波当中,想来你是查到萧宝玉的事情了?”

  陆衡点点头,跟朕说“萧宝玉他那矿,其实是为和外族交易火药,里头主要出产的是纯度极高的硫矿,稍有不慎就会发生事故,这也是那矿洞总是死人的缘故。”

  陆衡说到这里,谢云洲算是明白过来了。为什么陆衡不想让他牵扯其中,朕看着谢云洲的目光,感觉无形中被塞一嘴什么东西,怪,那啥的。

  陆衡的年纪比谢云洲还小两岁,但是吧,陆衡考虑问题的确比谢云洲全面得多。

  他给朕解释完,便继续说着他原先的计划,他还是要和萧宝玉继续套近乎,想法子先打听到王瑾的消息,把人救出来再说。毕竟王瑾是京中派来的,萧宝玉只敢把人扣下,一时半会儿还不敢杀人的。

  而若是强行传唤萧宝玉,搞不好他要以为自己事情败露,回头拿王瑾下手咋办。

  几方人手都查到了浮县萧宝玉,朕想了想太后娘娘让朕下江南办的事情,忽然觉得朕这算是歪打正着?毕竟朕一开始只是想先查查拐带人口来着。

  朕想了想,说道“这事儿朕知道了,过两天咱们一起去一趟浮县。”

  朕定下了事情,陆衡还想说点什么,朕问他“想说谢云洲就不用去了?”

  陆衡被朕问得脸上飘过一抹可疑的红,还是坚定点头“他手中没有二两力,打人打不过,脑子也不够灵,去了也就是拖后腿。”

  大齐的世家公子,怎么可能不会武艺,谢云洲觉得被冒犯了,被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