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7章 第 57 章(2/2)
既然穿成皇帝没事做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陆衡气得跳脚,当场就要和陆衡掐架。

  朕和刘冰尧看着这两人打起来,都没去拦着,朕摸出一袋瓜子,分享给刘冰尧。刘冰尧起初还有点忐忑,见朕此时又恢复到第一次见面时候,那种和颜悦色的状态,也重新放松下来,带着点小心问朕“要不要拦着他们一点儿。”

  朕和刘冰尧说“大齐的朝臣,早朝时候都得会几手才行,时不时就要和别人打架,多练练没坏处。”

  大齐尚武,不是说说而已的。

  刘冰尧听朕这么说,便放下心来,跟朕一起看打架。

  “刘卿武艺如何?”

  “马马虎虎,当初母亲在时用心学过,这些年丢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  “那还是好好练练,回头江南事了,工部可还等你回去呢。”

  这话的意思,是要刘冰尧回头继续在京城做工部尚书了,转正的事情就在眼前。

  朕说完,不等刘冰尧反应,跟他告辞,说朕去布置一番,准备好了便一起去浮县会会萧宝玉。朕走得悄默声息,离开府衙的时候,又看见那清正廉洁的匾额,感觉今天的天气都好了不少。

  事情总会好的,朕的眼光还是很到位的。

  两天之后的傍晚,锦县衙门后门驶出一辆马车,带了几个衙差,出了城以后与另外一队人会和,浩浩荡荡二十余人,朝着浮县过去。

  朕和沈十方坐在一辆马车上,沈十方激动之余,还有点担忧,问道“咱们真是和布政使大人一起去浮县抓那萧宝玉吗?”

  朕点点头。

  沈十方握着剑的手有点颤抖,还有些热泪盈眶“大齐百姓有救了!”

  朕继续点头,朕的大齐百姓好着呢。

  当日朕回到正义盟,和他们说了矿场的事情,一听御史大人是因为调查萧宝玉被扣下,沈十方当即表示,他要去救王大人!

  其他人也随着附和,朕便和他们说了些细节,比如现在只能跟着手里没什么人的布政使大人一起去。虽然布政使带着工部左丞,工部左丞带着锦县知县,还有朕这个皇帝一起,去找萧宝玉的阵容还是蛮强大的。

  但是真没什么人手。

  若是和萧宝玉发生正面冲突,恐怕会很危险。

  而且朕这个皇帝的身份还没有亮出来。哦,主要是亮出来也没有什么用。萧宝玉背后要是没人还好说,萧宝玉背后有吴家,还和草原人勾勾搭搭,指不定尾巴翘到哪儿去了呢。

  朕在路上脑补着过去会有多么凶险,多么危险,恐怕到时候还会有死伤,结果到了以后才发现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。

  先一步混进去的暗卫回来报告,说王瑾已经把萧宝玉给关起来了。

  朕“?”

  戚风“刚确定下来的,就这个月的事情,王大人假扮萧宝玉,已经把矿场的工人陆续放了,现在这里就剩下点表面的人手,在维持运作。”

  朕“为什么?”

  戚风挠挠头,跟朕说“王大人说他在套草原人过来,过两天要来个草原人的王子,所以矿场得维持住表面安稳,还要稳住吴家。”

  “所以,萧宝玉呢?”

  “萧宝玉被王大人把腿打折了,关在他屋里的床板下面,说等证据啥的搜集完毕,再把草原王子一抓,就齐活了。”

  戚风转述着王瑾的安排,朕听得感觉深深无力。

  这王瑾不愧是跟朕父皇混过的人,也不愧是晋阳王氏明知道对方最忌讳提及他私生子身份,还想方设法从血缘上套近乎,要把人拉拢过来的人啊。

  嗨,反正现在王瑾给朕办事儿,那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  王瑾原本的计划,要拿下草原王子还比较冒险,现在王瑾知道来了一拨人帮他办事儿,便寻了个由头把这二十多人安排到了矿区,准备给草原王子设套。

  经过看似严格的检查,一群人才来到传说中的硫矿场。浓郁地矿物废渣气息充斥着鼻腔,就算是进到矿场内部王瑾的居住地,朕也依然忍不住咳嗽。

  陈昭见此,不屑地说“真是少爷身子,忍不了就躲出去,这地方可不是你这种小孩儿能呆的。”

  朕没搭理他,找了个茶壶弄湿帕子,捂在鼻腔处,这才好受了点。谢云洲看着陈昭这么对朕,想帮朕说点什么,但却被陆衡给拉住了。

  陆衡小声地和谢云洲说“少管闲事。”

  朕“……”

  合着朕是闲事啊。

  陆衡你活该被朕晾四年,工部左丞这个位置你就再做几十年吧!

  朕这么想着,忽然察觉到王瑾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,此时的王瑾扮做萧宝玉的模样,全然不见在京城时候美髯大叔的影子。

  唯有一双漂亮的眼睛,和普通人不同。

  除了朕,在场的人都没认出来王瑾,没见过王瑾的就算了,刘冰尧看着这个新进来的人,还以为是矿场的人。

  王瑾先和刘冰尧打招呼,拱手行礼“刘大人好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刘冰尧明显是没把人认出来,还在这里摆布政使大人的架子呢。

  陆衡在刘冰尧耳边说了两句,刘冰尧恍然大悟,正要开口,王瑾先说话“这几位便是正义盟的诸位了吧,过来都辛苦了,想来都是知道事情始末的,在下是这么打算的……”

  王瑾把一群人指挥得团团转,包括刘冰尧在内的人都安排了差事,说那草原王子这几日便会过来,撑过这阵子就好。

  进来之前,正义盟的人还在担心会不会是萧宝玉的圈套,此时他们真的接触到矿场维持表面工作的活计之后,心里才算是大石头落地。这个矿场已经不怎么运作了,每天就是一些硫矿从这头运过来,又从那头运过去。

  看似忙碌,实际上什么都没做。

  不过朕连表面功夫都没去做,朕这一天都在听王瑾讲他出京之后的经历,朕顺理成章地摸了一天的鱼,吃饭时候才出现。

  别人都干了一天活儿,大伙儿一起吃饭的时候陈昭有点不服气,指着朕说“凭什么孟小五什么都不用干!”

  不等朕开口,王瑾就说“孟小五有其他事情要做,你要是不服,可以现在离开矿场。草原人来了以后,势必凶险,不是一条心的人没必要留着。”

  “他能做什么事儿,凭什么他能做,我不能做。”陈昭小声嘀咕。

  朕笑眯眯地回答“凭我好看呀。”

  陈昭气恼,可这也是实话,而且这里他说了不算,沈十方也说了不算。

  憋着一口气的陈昭气鼓鼓地吃了两碗饭。

  朕还是当乐子在看,也没生气,反正挺好玩的。

  这地方空气质量欠佳,朕也没有多少武艺傍身,大量运动万一弄出个烟尘肺可咋办?朕可是要好好养生,将来把熠皇叔给熬死的,怎么可能因为陈昭的话就跑去做危险的事情。

  哦,其实这么点劳动量,也不至于一两天就得烟尘肺这种高级病。

  朕就是想摸鱼,不想干活。

  反正陈昭也拿朕没法子,朕半点儿没受陈昭影响,晚上朕甚至还单独找了个屋子睡觉,不和他们挤大通铺。

  这让陈昭更气了。

  南方夏日炎热,朕睡在凉席上还是觉得热,开始怀念王喜福。要是王喜福在,他肯定会给朕打扇子,不说多凉快,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热。

  迷迷糊糊的想着,念叨着王喜福才睡着。

  第二天,王瑾带朕见了萧宝玉。就是那种,被捆了个结实,还被塞在床板下头,胖胖的身姿几乎把床板给填满,看着贼可怜。

  一看就比朕昨晚上睡凉席还热了,朕问王瑾,你怎么把他给抓着的?

  “他打不过臣,臣就把他给抓了。”王瑾回答的理所当然。

  朕想了想,感觉好有道理,可不就是打不过就被抓嘛。就是嘛,有什么可复杂的,成王败寇。萧宝玉看见朕和王瑾,骂骂咧咧的想说话,奈何嘴里被王瑾塞着个墩布,还捆着绳子,只能呜呜呜地发出点气声。

  “他看起来想说话。”朕指了指萧宝玉。

  “他就是想骂人,没什么问题。”王瑾十分淡定,根本没有和萧宝玉交流的欲望。毕竟他假借萧宝玉的身份已经有些日子了,还找到不少萧宝玉干损事儿的证据,就等连同草原王子来了以后,把人一锅端。

  朕忽然想起来个事儿,默默地想着,不会那么凑巧吧,便问道“你约见的草原王子,是哪一个?”

  “不知道,不过据臣根据往来书信猜测,恐怕是郁赤金,一直交易的草原王子很有钱的样子。”王瑾说得十分淡定。

  听着是郁赤金,朕不由得松口气,看来不会做朕前脚把郁勒金放了,后脚就又被抓回来,这种功亏一篑的事情了。

  不过要是郁赤金,朕还是忍不住皱眉。

  如果这些年萧宝玉都暗地里替草原人制造火药兵器,而得到这些兵器的人,本身就是草原上被人看好未来继承王位的郁赤金。

  将来这就是大齐亡国的隐患。

  不对大齐亡什么国,朕的大齐国运昌隆,怎么会在区区草原人手中灭亡。朕恶狠狠地揣了萧宝玉一脚,便扣上关萧宝玉的床板,大齐的蛀虫!败类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