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70章 还怪我吗(1/2)
穿越之细水长流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云氏第一反应是胡闹, 坦胸露乳成何体统?

  不过当着心腹, 云氏却只叹了口气道“尚儿媳妇头回当娘,舍不得儿子也是有的!”

  儿媳妇再不对, 那也是她儿子的媳妇, 孙子的娘,她不能在人前落她面子。

  何况亲家母还在呢!由她出面劝说明显比她更合适!

  想想云氏又问“这奶水也不是说有就能有的。尚儿媳妇才刚生产, 又哪里来的奶水?”

  似她都是两三天后才觉得涨奶,然后喝大麦茶回奶。

  “就是这话了!”陶氏告诉道“郝嫂子说丰哥儿气力大, 几下便吸通了乳管——奇就奇在这里了, 尚太太看着确是没甚奶水, 但丰哥儿却似吃到的样子, 吸了一会子便睡着了,睡了近一个时辰才醒!”

  其实现实没这么容易,不过作为下人给主子回话,那必是要删繁就简,重点突出——尚太太已平安生产,主子眼里的重点必然转成丰哥儿。

  “还真是吃饱了的样子!”云氏诧异道“不然睡不了这么久!”

  “醒来怎么样?”云氏关心问道。

  “睡也是尚太太带着睡的。”陶氏告诉道“丰哥儿醒时尚太太犹在睡。丰哥儿哭了两声, 尚太太便醒了。”

  “听到人声,丰哥儿就不哭了。据郝嫂子说丰哥儿换尿布时特别乖, 一声都没吭!”

  “真是聪明!”闻言云氏撑不住笑了, 赞叹道“似他爹!”

  “他爹那时候就是这样。不许身上有一点脏, 脏了就要叫, 但等人来给他换洗就不出声了, 耐心耐意的等着。”

  “可不是!”陶氏满脸笑地奉承道“要不怎么就尚老爷连中六元, 中状元呢?”

  “老话都说‘从小一看,到老一半’!尚老爷的聪明就不说了,最好的还是这脾性,特耐得住。等大了,念书了,果也是比常人坐得住。丰哥儿的天资脾性子都似尚老爷,将来一准也是个状元郎!”

  云氏被陶氏哄得高兴地合不拢嘴,嘴里却谦虚道“父子状元,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。我朝可不兴这个,快别提了,给人听去了不好!”

  “何况丰哥儿还小,听到了难免心生骄傲,反是不好了。你看尚儿,现在是人人口里的文曲星状元公了,但早年老爷可曾这样讲过?”

  “尚儿一出生老爷便请城隍庙老道士给批了命。老道士的神通你是知道的。但这张命纸,老爷却自己收着,谁也不给看!”

  “先前我不明白,现今却是琢磨出点意思了。俗话说‘天机不可泄露’,这漏出来了,人人都知道了,就不能叫天机了,就不灵验了。”

  “远的不说,只说咱们谢家十三房人,尚儿一辈几十的兄弟,命里批出文曲星来的还少?”

  “可实际里呢?”云氏不屑道“别说似尚儿这样连中六元了,竟连个举人都还没取上呢!”

  让她们嘚瑟,云氏回忆往昔妯娌间的相处心情畅快把儿子的功名全给嘚瑟完了!

  天机转了,后悔都来不及了!

  陶氏听得叹为观止,赞叹道“还是太太虑得深远!”

  云氏点点头,一点没犹豫地笑纳了心腹的恭维,吩咐道“似丰哥儿将来如何如何这样的话,都不许提!”

  “尚儿今儿回来后我同他说,至于尚儿媳妇,”云氏沉吟一刻,然后摇了摇头“她先前不信这些,不过现生了孩子,母为子忧,便不好说了。罢了,我一并提醒尚儿,只这内宅,你先看好了,别叫丫头媳妇们嚼舌头,给亲家太太或者尚儿媳妇听了生出事来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说完安排,云氏又问“这第二回丰儿睡了多久?”

  “郝嫂子还没来,”陶氏道“不是还在睡,就是才刚醒,走不开!”

  云氏看钟心算一回时间后笑了“那也有不少时候了!”

  大孙子能吃能睡真是太好了!光听就觉得开心,一会儿她要去瞧瞧!

  “对了,”云氏想起一件事问道“亲家太太后来去看过太太吗?”

  “打发人去问过两回。”陶氏如实告诉道“只时候不巧,尚太太都在睡觉!”

  云氏点头道“多睡睡好!别说她才刚生产,就是好好的人,一夜不睡也扛不住。”

  “你也歇过了吧?”

  “歇了!”陶氏赶紧应道“刚在东厢房眯了一觉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云氏心情愉悦地见了谢福。

  谢福进屋先给云氏道喜,然后呈上书信。

  云氏看后笑道“祖宗庇佑,尚儿媳妇今早诞下麟儿,我谢家后继有人。老爷知晓必然高兴。”

  “老爷既然使你来,你且先住下,等二十四洗三好好看看丰儿,回去好说给老爷听。”

  “老爷既来信叫我留在京给丰儿增百岁,算日子是正月初三,今年过年我必是要在京里过了。老爷跟前有你,我倒是不担心。”

  “我不放心的是家乡那里,奕儿年岁到底还小,而老太爷和大老爷又都上了年岁。济南离雉水城近些,你要提醒老爷多打发人家去,即便见不着面,老太爷、大老爷但看到信也是欢喜的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翰林院显真给谢尚送午饭,顺便报告道“老爷,学台老爷打发福管家从山东进京来了!”

  来看谢尚午饭菜的文明山笑道“必是来听好信的!”

  谢尚笑“借你吉言!”

  转和显真道“我知道了。你先好好招待你伯父,一切等我下衙后家去再说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和谢福说好往后三个月的家中安排,云氏便吃午饭。

  饭后云氏打发人来后院问过,知道红枣才传午饭,而王氏也在,云氏方才过来。

  屋里红枣坐在炕上吃饭,王氏抱着刚刚吃饱喝足地外孙子悄声问道“早晌我走后,你婆没难为你吧?”

  红枣闻言一怔,转即明白她娘的意思,微微摇了摇头,示意没有。

  王氏见状放了心,不无得意地轻声笑道“必是看你生了儿子的缘故!”

  若是女孩,王氏心说就未必能这么好说话了。

  红枣笑笑依旧没言语。

  她吃这么多疼痛生下来的孩子,不论男女,她都会好好疼惜。

  而谢尚——假设既定的事有什么意思?

  俗话说“食不言,寝不语”。王氏看女儿只吃饭不说话,也不以为意,自顾咂嘴逗一回怀里的孩子,和红枣笑道“丰儿的性子似你,吃饱了便不哭不闹,听人说话!”

  闻言红枣心中一动——她有前世记忆,她儿子不会也有吧?

  “娘,”红枣放下筷子跟王氏伸手要孩子“你把丰儿给我瞧瞧!”

  “好好吃饭吧,”王氏嘀咕着把孩子递给了女儿“才捧到碗,又看
为您推荐